一个海南售楼员的心声:我还能否经历这样的24小时?

  • 我要分享: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与李先生沟通完,已是4月22日22点40分,阿豪接到领导电话回售楼处加班,领导电话那边像是炸翻了天,领导大声喊了一句“赶紧到公司来!”便挂了电话,阿豪预感有大事,急急忙忙骑着电动车穿过六条街就到了工作的售楼处。

  就在4月22日的20点20分,阿豪和众多海南销售在朋友圈转发了“海南省全域限购”的消息,附文: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要珍惜当下,说全域限购就限购了,做事还是要快准狠。”并给这段文字配上了“无奈捂脸”和“ 机智挑衅”的表情。

  但这并不是海口观澜湖新城最好的季节,旅游度假的“候鸟们”在经过一冬的休整后,都已飞回祖国各地,比起海口市区熙熙攘攘的人群,观澜湖新城空空荡荡。到了晚上,一幢幢住宅楼一片漆黑,少有的几扇窗户亮着灯,酒店的房价从旺季的每晚3000元降到1000元。

  3

  23日凌晨1点多,阿豪又骑着电动车,经过六条街,回到了家,简单地洗漱完睡觉了,睡前,他躺在去年一万六一平买的房子里,望着映满月光的天花板,心里有点激动:明天是怎样的一天呢?

  政府和开发商在博弈,谁也不知道最后的胜出者是谁。

  阿豪只是个三十岁的销售,他又能知道什么,他只能看表面现象,他和客户说,“政府现在都不敢放地皮了,中央下政策后,现在海南能用来盖房子的地皮也不多,在海口周边一块12亩的地,现在都拍到2亿多了,现在的地价比房价涨的还要猛。”

  上午10:48分,阿豪又接到之前挂他三次电话的李先生微信语音请求,大概是想问,没有海口户口,也没有交过社保,可不可以操作买房,阿豪到处带人看房,忙得不想理会他,最后被磨得烦了,阿豪推荐了李先生找他的好朋友阿珍。

  阿豪理解李先生“钱房两空”的担忧。政策这个事,阿豪也说不准。前几天,海口观澜湖观园项目连夜开盘,当晚就被海口住建局到场叫停整改,并对开发企业与中介机构共计罚款150万元。根据2018年1月,海南省国土资源工作会议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海南全年供应商品住宅用地面积2165.55亩,同比下降62.91%。

  一直到4月22日24:00,阿豪才结束工作,他和同事瘫坐在门口的沙发上,售楼处像经历了一场“恶战”,杯盘狼藉,文件满地。

  五月的海南已入夏,阳光开始毒辣起来,椰子树随风摇曳,海南的三蹦子—“噗噗车”穿梭在大街小巷,黎族姑娘们也开始头戴盛开的海棠跳起了舞。

  早餐后,阿豪早早地来到售楼处,不出所料,售楼处仍是人山人海,阿豪用海南话骂了句,表达了下“又有的忙了”的不满。

  为此,李先生喜出望外,表示可即刻订机票出发海南,但是阿珍又是小手一挥,“现在海南没有房子了,过一段时间吧!正好等政策严打的风头过去。

  5

  售楼处的景象是让阿豪此生难忘:偌大的售楼处挤满了人,同事们被购房者包围,关于海南楼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售楼处,夹杂着天南海北的方言,有的客户拎着好几个手提包,像码文件一样往桌子上码现金,嘴里计算着,“110万,120万……150万!”数完大呼一口气,“终于数完了!”这是一套房子的全款。

  4月22日20时以后,海南最严新政开始实施:在非本省户籍一方随一方迁入海南户籍,并以新迁入海南户籍的一方名义单独购房的,需符合购房所在区域的限购政策规定,提供2年或5年的个税或社保证明,且只能购买一套住房。以夫妻双方名义共同购买住房的,按本省户籍居民家庭购房政策执行。户籍迁入界定时间以海南公安部门签发的准予迁入证明时间为准。

  这是一段扬眉吐气的宣言,那一晚,阿豪很多客户都给他打电话发微信,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阿豪之前拼命追在他们屁股后面,现在他们完全是“求爷爷告奶奶”的状态。

  这一类客户处于纠结状态,是有成交希望的,但是政策下来后,阿豪也没办法,长期的销售经验让阿豪本能性回复,“您好!您大概想买怎样的房子?预算是多少?现在不符合规定的购房者都买不了。”

  这是海南各旅游城市每年都会经历的时期,但是,售楼员阿豪在最近的20天里却坐上了过山车:他是海南楼市热极一时的见证人,而在那日之后他虽然也有忐忑不安,但媒体报道的“一夜入冬”、“生死存亡”也没有出现。

  吃过饭后,阿豪不得不放弃海南人惯有的“午休”时间,继续带客户看房。阿豪疲惫,但想到这个月的提成又有了“突破”,也便忍了。直到21:00,阿豪仍在工作,他已经连续工作近13个小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