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告无门的中国式法律

  • 我要分享:
  我叫苗福君,现年63岁,是吉林省龙井市的退休人员,公布延吉市法院院长蔡松男严重违法违纪的事实,多年得不到解决,省、州、市也没有人敢受理蔡松男的案子。
  事情是这样的:
  2006年龙井市东盛涌镇东盛村农民滕奎友在《延边中和拍卖有限公司》这个国家双AA级的拍卖公司通过竞标程序,合法购买了一栋由龙井市法院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的370平方米的房子,并且,已经办理了房权执照和土地使用权的过户手续。
  就是这栋房子被时任龙井市法院院长的蔡松男非法扣押了五年,而且,是在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更没有任何的扣押手续的情况下扣押的。
  据蔡松男院长本人讲:滕奎友买的房子都合法,不是扣押,过几天就给。就是这个几天变成五年也没给,最终,滕奎友在沉重的精神压力和巨大的经济压力下被逼至死。房子,被蔡松男强抢去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改革开放,给农民带来致富的好政策吸引了滕奎友,买的这个房子是用来搞养殖的,滕奎友要借助国家的优惠政策,帮自己走出贫困,过上好日子。买房前就与养鸡场的老板签订了书面养鸡合同,并且,所有买房款都是高利息在个人手里借的,一年仅利息就高达六万多元。根据当时市场行情,经过预算,养鸡开始后,在一年时间里就可以还本还息,所以,滕奎友才敢借款买房。
  可是,滕奎友做梦也没有想到已经是属于自己的合法房子,自己却得不到。养鸡致富的梦想变成幻想,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变成要命的索命符!
  蔡松男院长在滕奎友买房子的同时接到了他在延边州法院哥们马利民的求助,夺回房子成了蔡松男的使命。于是就有了,购买房子合法,过几天就给的说法。用长期扣押不给的方法,不断在经济上和精神上给滕奎友制造压力,迫使滕奎友让步。
  开始,法院院长蔡松男的态度装的很好,用话来糊弄滕奎友,今天给,明天给,下星期给??????反正就是拖着不给房子。一直拖到2009年蔡松男才明确告诉滕奎友:“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房子是不会给了。
  在蔡松男院长扣押房子期间,滕奎友没有间断上访,无论上访到哪,一听是告蔡松男的,就惊得灵魂出窍似的,赶忙推脱。 房子一扣就是五年。农民靠什么生活?土地、养殖业、副业。滕奎友还有什么?自己的房子卖了,买的房子又要不来,养殖业也搞不了,还背上每年产生的六万多元的借款利息,什么活也干不了,天天上访,没有任何赚钱的道,坐吃山空啊。
  真是应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这句话了。这人啊,到了这个时候上火不火?窝囊不窝囊?在长期的精神压抑和无法摆脱苦闷的生活中,滕奎友患上了肺癌,一个身高1.78健壮的农村汉子倒下了。在治疗期间,滕奎友的亲属屡次到法院找蔡松男要回房子或再拍卖房子,好给滕奎友治病,蔡松男根本不理,告诉滕家亲属:“愿意到哪告,就到哪告去”。由于缺钱而耽搁了最佳治疗时间,2010年端午节那天滕奎友死了,时年59岁。
  苍天要是有眼,你就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世道啊?!一个农民只因买个房子有什么罪?竟遭到如此欺压?这个国家还有王法吗?
  滕奎友死了,法院居然说与他们毫无关系。
  滕奎友死后,房子依旧扣押。新来的法院院长金正龙告诉滕奎友的哥哥,房子不廉价卖给法院,就继续扣押,扣押到什时候不一定。
  房子已经扣押了五年,仅借款利息就高达三十多万元,再继续扣押下去,借款利息不知还要增加多少?将来即使卖了房子,恐怕连利息都还不上。滕家权衡了利弊之后,在2010年12月21日滕奎友的哥哥被强迫把房子以340元一平米的价格卖给了龙井市法院(当时房子的市场价是每平方米都在两千三四那样)。370平方米的房子,卖了十二万元。
  滕奎友哥哥用卖房钱及政府补贴的二十五万元,再从亲属借了一部分钱,还清了滕奎友生前的借款及三十多万元的利息。
  这样就算完事了。法院院长们得到了房子,滕奎友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和不值钱的生命,名副其实的家破人亡了,再也不会去上访了,社会也就和谐了,蔡松男也到了更大的地方做更大的官了。
  龙井市法院王副院长说:滕家再告也不怕了,是他自愿把房子卖给法院的。连傻子都知道这是自愿的吗?
  蔡松男作为法院院长,权势覆盖朝野,违法,从来不偷偷摸摸的干,都是大张旗鼓的公开干。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诸如:伪造卷中,诈骗国家银行贷款;指使手下枉法裁判;销毁当事人的重要证据、毁灭证据、涂改证据,开发菜地违规建房等等。

  苗福君:电话:13089345611

  2017年3月19日
  附:
  1、滕奎友与养鸡场签订的书面合同
  2 、滕奎友的房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
  3、龙井市法院收取滕奎友放权执照和土地使用证的收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