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脚步述说情怀作伴好还乡 江西乡村振兴进行时

  • 我要分享:

▲4月13日,陈运娇挑着瓦片回家修补房屋。新华社记者周密摄

那山空灵深幽,珍藏了美景,挡住了山外来风;那村热情好客,民风淳朴,少了些许市井喧哗;那人满负情怀,趁着春光,耕于阡陌,翘首殷盼。他们曾是农民,出走半生,或已创业有成,或可安享余生。然而,他们却逆着城市的方向,转身奔向农村,或许是不愿将就眼前的舒适,或许是放不下深藏的一份牵挂,也或许是为了心中对乡村的那个美丽愿景。归去来兮,他们用脚步述说:情怀作伴好还乡。

“没什么能阻挡我对故土的向往”

深色的西装难掩内里粉色衬衣的热情,肩上斜挎的小喇叭传出说相声般的讲解词——单看精瘦的身材、一米七的个头、黝黑的尖脸,还有这身搭配显“土”的行头,很难把眼前正在给来客讲解村史的王寒和他的“总经理”身份联系起来。

“你最近的讲解有进步!”“你的意思是我以前的讲解不好喽!”一口还算标准的普通话,暴露出曾经三尺讲台的教书经历,调皮的回应说明他还比较享受这份讲解员“工作”。

江西上饶市横峰县姚家乡的百人小村庄王家自然村有个“CEO”,不是别人,就是这位不可貌相的王寒。一年前,村里成立好客王家发展有限公司,在村民大会上村里人把他这个“编外村民”选为了总经理。

43岁的王寒是从王家走出去的大学生,毕业后在县里一所学校当老师,“恋村”的他下班后放着城里的房子不住,还是天天回到王家居住,好似就是王家村民。晚上回到村里的王寒,爱和村里老少闲聊村里的大小事儿,聊着聊着就聊出了一个“CEO”。

在71岁的村民理事长王有才看来,这个有点“猴里猴气”的年轻人脑子活泛,打小在王家土生土长,自然而然带有根植于泥土的憨厚,在外求学、工作的历练又让他增加了几分闯市场的“精明”,时常给村里带来不少发展新思路。叫了数百年的王家村变成“好客王家”,正是来自王寒的“灵光一现”。王寒的外甥女每次来村里总赖着不肯走,王寒想起这事就跟村里人说:“王家村小并无资源优势,却有良好村风传承,不如就此把王家打造成‘外婆村’?大家一起干!”

王寒的想法先是引起了村党小组的注意。2015年10月3日,王家村党小组开会讨论:“王家要发展必须改变思路,经党小组讨论,由王寒负责少儿成长教育基地蓝图规划设想。”3天后的村民会议再决定:“决议成立基地筹建理事会。”2017年1月15日又决议“成立好客王家发展有限公司”。

王家的村民大会极富包容性,不论是户籍在村里的,还是从王家走出去考上大学或进城就业的,只要想回村参加,一律来者不拒。爱开玩笑的王寒却还不“领情”,“CEO”头衔多少也有他自荐的功劳。

一阵激昂的冲锋号声“中断”了王寒的讲解,村里“巷战”正酣。“穿红衣服的躲到哪家去了?”参加真人CS游戏的游客迎着王寒匆匆跑过,调转“枪口”向王寒刺探情报。在这一刻,王家自然村27户人家的大门,攻防双方可任意进入。

这源于王寒的“经营村庄”理念。新成立的好客王家发展有限公司实行股份制,全村以户为单位自愿入股,最少不低于1万元,最多不超过3万元,公司股本共计48万元。“引进投资更省事,但那样村民就没有了参与感,我们的目的是经营村庄。”

在王寒的掌舵下,开门迎客的王家不仅迎来了孩子还带来了大人,农耕体验、夏令营、亲子游等全面开花,去年头一年运营收入100万元。公司取得开门红,王寒这个天天背着小喇叭当讲解员的“CEO”月薪才700元,比起公司聘请的普通村民高100元。为降低公司经营风险,王寒自己提议,如果公司不盈利,自己一分钱工资不拿。

这样一个小小“CEO”,一不为钱,二没有名,图啥?在王寒看来,公司能把全村27户人家、104人拧在一根绳上。“户口进了城,心始终牵挂着家。无论走到哪里,在家的感觉无可替代。但只有家乡建设好了,更多人才会有回乡的愿望。”

在好客王家,王寒还有很多“追随者”。“即便不在村庄,也一样能为村里做点事。”春光满目时节,王家迎来了浙江、上海的远方客人。从王家村走出去、在上海当软件工程师的王昶敏、在横峰县城工作的王玉婷和正在读大学的王佳鑫,把“好客王家”的微信公众号做出了名堂,让越来越多的人从互联网上认识了王家。

自认为年纪大了,德高望重的王有才主动放弃了村里公司股东大会的投票权。“老观念跟不上新情况,王家的未来更多要靠年轻人。”在他看来,王家的发展离不开年轻人,包括从王家走出去的人,要想办法为他们提供释放建设家乡热情的舞台。

让王寒开心的是,当地政府正在为像他这样愿意返乡重构故土的人搭建更为开放的平台。县里刚刚把他从学校调到了文广新局,专门从事乡村文化旅游工作,重点经营好客王家。

“星星还是那颗星星,山村的夜晚就是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