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贞医院刘迎龙你们是杀人的侩子手

  • 我要分享:

  我的孩子于2014年8月9日早晨7点,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走完了她196天的生命之路,从此离开了深爱着她的妈妈爸爸,奶奶爷爷,姥姥姥爷,离开了爱他,宠她,为了她可以舍弃所有的温馨的家。。。  孩子在出生之前就被检查出患有复杂的先心病,这对我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们犹豫过,徘徊过,因为不想叫孩子受罪,谁家的父母不希望孩子能健康、开心、高质量的活着?但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尤其是自己孩子的生死,这个选择题实在是太过残忍,当时妻子已经是大月份产妇,孩子已经基本长成,这也是个生命啊,于是我们开始寻医问药,当时想着如果孩子还有出路,我们就为她去努力,但是如果没有希望了,那我们只能选择引产放弃,原则就是不叫孩子受罪,之前通过了解,知道严重先心病的生儿,出生后可能有气喘,心率不稳,体质差、易感冒肺炎,身体发紫,最后心衰而去,与其叫孩子受罪,不如放弃。经过反复的思量和咨询,在无数次犹豫和徘徊后,北京安贞医院和刘迎龙教授给了我们希望,他们告诉我,98%的治愈率,一次性根治,将来重体力活不能干,但是能基本达到正常人的生活水准,最佳手术时间在6-8个月,这样的答复,使我们充满了希望,甚至期盼着孩子能快点长到6个月,我们早点做手术,早点摆脱病魔,因为我真的担心孩子某一条会离开我。  孩子出生在冬天,在家人倾尽全力的照顾与悉心呵护下,出生6个月后,体重长到14斤,68CM高,期间没有生过一次病,我知道孩子其实自己也难受,看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气很紧,我真的既心疼,又无奈。我想,虽然我符合二胎政策,但为了这个孩子,我可以再不要孩子,因为这种孩子需要超乎常人的加倍爱护,才能好好的活着。将来她也许不能做压力太大的工作,我可以给孩子挣足够多的钱,将来安排一份安逸的工作,作为父亲,我宁愿就这么守着她,只要她能无忧无虑的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  三个月的时候,我带孩子去安贞找刘迎龙做检查,然后开始吃强心利尿补钾的药,这时候开始,孩子每天吃一次奶,就要吃一次药,尤其是补钾的药,喝了之后,孩子的表情都扭曲了,太酸太难喝了,我看着真的心疼,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的药量也在逐步增加,我多次给刘打电话,他都告诉我,这类病,100个有2个不活,远期90%的病人不需要换瓣。我很开心,按这个概率算,我们的机会很大,我深深的信了,孩子的痛苦是暂时的,熬过去就是太阳。以至于我都没有再找别的医院去咨询一下,综合一下其他专家的意见后再去选择。刘教授说6-8个月,是孩子做手术的黄金期,我在孩子6个月又10天的时候,满怀希望的带着她踏上了去北京安贞看病的列车,走的时候,我特意嘱咐保姆好好的把家收拾出来,窗子都要擦干净,等过段时间我们回来,孩子病就根治了,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她会离开我了。可是谁能想到,这条路,竟是一条不归路,我回来了,孩子却永远的留在了北京。  我们8月4日通过绿色通道找到了刘迎龙,和预想的一样,他照旧叫助手开单子去做检查,然后在过道碰见了他的助手,他说孩子可以住院,问我们要不要住,我当时想,根据常识,孩子能住院,那住院之后,应该有管床大夫具体负责你的病情,而他们和刘教授又是一个科室的,那孩子在医院住总比在宾馆强,检查各方面也更全面和针对性更强一些,于是,我们选择住院,可事实证明,我们错了。。。  孩子住院期间,管床的是顾大夫,这女人我觉得可能学历太高了,读书读的没了人味,遇到她,你只要不问,她就什么也不会和你说,你若问她,顾大夫告我,她是内科大夫,做手术是外科的事,你该找你的外科大夫问,可我的外科大夫是谁?你是我的管床大夫呀,每天不是应该查房的吗?查房不要交流病情吗?我在北京别的医院也看过病,很多人性化的管理,叫病人和家属能非常及时全面的了解自己的病情,大夫会提供几个建议,这样病人可以抛去不安的心,冷静的去思考各个治疗方案的利弊,做出最好的选择,你说我们孩子6个月,她的感受,我们没法从她的嘴里知道,只能靠表象,但是住院所有的检查,胸片,血象,心电图等等,到底孩子怎么样,体质行不行,你们怎么就不能和我们交流一下呢?你们的主任不查房吗?主任不查房,管床大夫什么也不知道,外科大夫不到手术前一刻,不会和你有交流,你们这样放着病人不管,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关门定,做手术的时候通知病人一声就完事,这样很不道德你们知道吗?你们可能有100个病人,你们很忙,但是孩子却只有一个大夫啊!!!你们的责任你们明白吗???你叫我问外科,顾大夫你可以很不惭愧的告诉我说外科手术的事,你不明白,那我问你,你不懂,凭什么做这个病人的管床大夫???你们的分组也好,分工也罢,那是你们的事,我们只要有个人统一一下信息,有个知情权,这为过吗?好吧,你不懂,那你告诉我,我该找哪个外科大夫去问总可以吧?我再多问一句,人家说我有事忙,谈笑风生间,已不见踪影。  你们里面的大夫,真的很娇惯,可以说是被天下可怜的父母情和一双双无辜孩子的眼睛给惯坏了,各位青年才俊们,我知道你们都是博士毕业,高学历人才,因为即使在我们这类三线城市的医院,招聘大夫,第一个条件也必须得硕士毕业。你们在北京,全国这么多病人找你们,你们读个博士也不为过吧?何必这么张狂呢,如果你们还没达到这个条件,那真可笑至极了,你们赶紧死了好了,不丢人吗?!!你们都还年轻,最起码的医德和谦逊的心,老师有教过吗???刘教授有教过吗???他是如此,因为他已经62岁,是脖子以下已经被埋进黄土的人,你们也这样,我术后焦急的等在监护室外面,见到你们科室的一个年轻大夫,我很虚心的请教孩子血压的问题,话还没问完,就被打断了,先问我哪个组的,当得知不是一个组时,立刻说我不知道,这事我不管,问你大夫去!!我想知道,你不是大夫吗?全天下的老师,难道教给你的血压知识就和别的大夫的不一样???举手之劳,何必如此?梳个偏分头,我真的想抽你个嘴巴。护士输个葡萄糖,因为孩子小,我就问了下多少的浓度,你们护士很认真的告诉我,100%的!!!我惹不起你们,我傻,你这是要输死人?给6个月的孩子输100%的糖?也许你是气话,但你们一个科室这么多人,怎么都没一个气顺的人呢?全是火药桶?我来的火车上,有个孩子生病,广播里找医生,我母亲扔下自己的病孙子,从卧铺越过多少拥挤的车厢也要去看看那个病了的孩子情况怎么样,看能不能帮上忙,妈妈从医40年,主任医师,不比你们这帮年轻孩子的职称低多少吧?抗击非典的时候,是冲在最前面的大夫,她也许没你们学历高,没你们年轻有骨气,但这最起码谦逊的心,人情味,最基本的医德你们有吗???医者,救死扶伤,普济众生,医术越精湛,便越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结果,刘教授和你们,一帮子人怎么都胆大妄为,拿人命练手呢?我想问,照你们这种风气,那不是你的病人,就是死在你家门口,你都不会管,这谁教你的?我想问,孩子做的是心脏手术,怎么定方案,能不能做,术前检查结果如何,如果手术的话,要什么方案进行,术前、术中和术后的风险都有多大,你们评估一下我孩子的体质,我孩子病重,不是简单的房缺室缺,我们住院了,与你们交流这些,过分吗???在我住院后,我看见很多病人回来重新做第二次开胸手术,我很担心,但也只能干着急,在这没有个熟人,实在没人理,可我们是普通百姓,不可能走哪都有熟人吧?你们知道,所有住你们病区的人,他们都呈现出一种很焦急,浮躁的心态,我看见都是拼命的打听消息,你们大夫年纪不大,但都惜字如金,病人在这种心态下,怎么能做出最好的选择,还是那句话,你们有很多病人,但我们只有一个大夫。我家人以前在301做腰椎手术的时候,那个主刀大夫晚上9点下的手术台,9点半仍会来病房和我们交流病情,术前会详细的约谈每一个细节,人家不忙吗?你们这破医院就是确定手术了,叫我们签字的时候,告诉我们可能会出现什么,那是泛泛的,我要的是针对性的,你们知道吗,每个孩子病情不同,年龄不同,体质不同,治疗方案不同,风险更不同,你们不要泛泛的说可能会出现什么,你该告诉我孩子检查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我们做检查不就是为了提前预判吗?所有的事情,都是等插了管,开了胸,架起肋骨,切了心,打开了才知道,做完了术后方能见分晓,我问你们,我们也是人,生命岂可儿戏!!!一个心脏手术,第一天住院,第三天就敢手术,期间你们一句不交流,我孩子第四天就死在重症监护室,那是心脏,不是阑尾!!!那是人,不是你们的试验品!!!  你们胆子太大了,我孩子8月7日手术,2点禁食,10点灌肠,在饥饿了10个小时后,12点你们竟然通知,手术取消,护士在门口飘了一句,重症监护室没床位了,之后就走了。我孩子饿了10个小时,她才6个月,你们第二天病人能不能出重症,不到中午12点,你们是判断不出来是吧?你们一点歉意都没有吗???你们也为人父母,你们都是什么玩意做出来的???  我们是第二台手术,你们说没床位,但是我们之后第三台手术的病人,却在当天下午16:00进了手术室(后来才知道的),你们是在开玩笑呢,就算你们没床位,你们医院没有应急预案吗,我们第二台手术的这么多孩子,就白白受了这个罪?如果你们这来个急诊,你们难道要因为没床位,叫人家死在你们医院门外,而拒收吗???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我看着刘迎龙,看着你们这帮蠢猪般的僵尸门生,看着你们的护士,看着你们卫生员都呼来喝去,趾高气昂的态度,你们医院真是散烂到家了!  8月9日,我们又被安排在上午8点半手术,于是孩子在2点的时候,继续挨饿,6点再次被灌肠,她开始发烧,36.8度,我们不想做了,我多次问曹大夫,他说没事,说是第一天饿的,正常现象,不影响手术,我又信了,可是孩子才6个月,原本每2小时吃一次奶,却在2天内被连续饿了15个小时,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发烧的她高烧36.8度不退,你们就这样给孩子下诊断没事。于是,我们抱着孩子进了手术室,我们又信你们了,她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我们,我和妻子最后亲了亲孩子,告诉她要坚强,爸爸妈妈在外面等你,我们一步也不离开,谁知道,手术室的相见,竟是我和孩子最后的一面。。。  手术做完了,多个大夫告诉我,孩子很好,手术相当成功,主刀的刘迎龙,却已不见踪影,我没计较这些,因为有些患者说,他们下午做手术,在门外等了一夜,却没有人告诉他们术后的情况,直到第二天,因为他们孩子三尖瓣成形不好,需要再次开胸做,存活率30%,才主动联系他们,比起他们,我们还敢说什么???有人术后告我们信息,已经感恩戴德了。可,这些,刘迎龙不会知道,我可以这么说,作为一个企业的主管,刘迎龙你的管理水平,就是蠢猪级别!!!当这些病案真真切切的在我们眼前发生时,我才明白,我想的简单了,我太信任这个教授,这个医院了,可是,我还心存侥幸,呆的时间越久,和别打病人交流越多,知道的内幕也越多,我心里真没底,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做手术了,至少孩子可以多活段时间,可后悔来的及吗?  8月9日早上6:30,我正在监护室外的椅子上睡觉,医院说孩子不行了,我见曹大夫去抢救,我的心在想,如果也叫我签字,再次给孩子开胸,那我也认了,保命要紧!可见到曹的时候,他直接告我说没机会了,各项指标急速下降,心脏修复的很好,但是不跳,没有原因,我问刘迎龙呢?丫不抢救吗?他是我孩子的主刀大夫,出了这种情况,主刀大夫最有发言权,但被告知,刘教授早上就飞了,出差去了,术后24小时不到,主刀大夫就走了,刘迎龙,你62岁了,你真的那么缺钱吗??钱又真的那么重要吗???你出差挣多少钱,我100倍给你,但你能负责一点,赔我孩子一条命吗?!!  8月9日早上8点半,我孩子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看到她的时候,眼角挂着泪水,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床上,身上裹着尸单,太平间的人已经在旁边等着了。我们是最后看到孩子的人,你们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连太平间的人都要早于我们见到孩子,你们为什么就不能稍微有点人性,为什么明知道抢救无望,还要履行停跳30分钟后无复苏,才能宣告死亡的惯例呢?你们的人性何在???我连最后一眼都看不上,我们见到的是孩子冰凉的小手,我抱起她,以前我会很小心的扶着脖子,但现在不必了,全身已经僵直了,她嘴角微微张开,似乎在呼喊着爱他的爸爸妈妈,她不想走。。。我给孩子最后一次穿衣服,脑子一片空白,悲痛撕心裂肺,爸爸没能带你回家,爸爸无能,充斥着悔恨。。。但是,这时候医生非常及时的给了我很多单子,叫我签字,你们的义务就是这些,生命可能太过低贱,但请求你们有些人性好吗,我真的请求你们,我孩子尸骨未寒,你们这么多残酷的死亡单据就不能晚点来签吗???静静的抱着孩子,走在去往太平间的路上,她依旧依偎在我的怀里,母亲抱着孩子的尸体,一遍遍唱着她最喜欢听的儿歌,就像生前她熟睡了一样,被轻轻的摇着,我们依旧每天都给孩子送去她喜欢吃的母乳,做好蒸鸡蛋和米粥,只是她不会再吃,只能放在阴冷的停尸冰柜前。  8月11日,我的孩子在北京火化,她永远的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当我最后亲吻孩子肉嘟嘟的嘴唇吻孩子的冰冷的小脚丫时,当妻子双眼呆滞,我们整日滴水不进时,当我们全家人赶来北京,却看到孩子冰冷尸骨的时候,刘迎龙,你在做什么???你办公室外,又是成堆的病人,他们哪里知道,安贞,一个杀人的地方,不负责任到极致。妻子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孩子一步,自孩子出生起,她就为宝宝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哪怕是上厕所,也是匆匆来去,生怕孩子有什么闪失,可怜天下父母心,你们这帮人,难道就是石头缝蹦出来的吗?刘迎龙,你这么大年纪,难道就断子绝孙,没有人情人性吗,你要稍稍有一点责任心,我们何至于此???  早上去病房,依旧看见人潮涌动,刘迎龙和他的弟子们,像往常一样,继续像僵尸般重复着他们的工作,我问他,孩子要走了,我不要你们什么责任,你们不必怕,也不稀罕你们的钱,更不敢奢望你们声泪俱下,只是想你们能默哀一下,祭奠一个孩子的消亡,只想跪求各位高贵的医生,你们可否有个歉意,可否微微向逝者鞠个躬呢?答案是沉默,在我母亲含满泪水的呐喊;刘大教授你们是否有一点点不负责,是否有一点点错,是否也能有一点点良心时,没有人说话,刘大教授,这时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他们没错,一点也没有,人性的消亡,之于神圣的职业相连,便注定是恶魔丛生的悲哀。  刘迎龙你连一点虚伪的寒暄都难奉献,你还能期待他什么?只是这一切知道的都太晚了,金色的眼镜,格子衬衣,铜臭扑鼻,叫我深深的恶心。当时他的弟子们“很机敏”的知道紧紧的护着刘迎龙,深怕自己的衣食父母受到攻击,其实你们多虑了,那是你们的亲爹,却是我孩子的噩梦,虽然他说过,他行,他的团队行,虽然我们信过,你行,你们行,但是,你们行吗???你们真不行。。。  基于此,我想问:  1、这个医院的住院规程是怎么安排的,什么级别的人可以拍板住院的事,有什么依据?一个学生、弟子就可以开住院单?因为住院单上的管床大夫、主治医师全部是写的别人,而非他自己,这和外面拉黑车的的哥有什么区别,可我们是来找你救命的,你懂吗?  2、检查我们做了那么多,结果如何,方案又是怎么定的,孩子体质能不能上,有什么建议,你们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哪怕是一次也好。孩子一直没病过,我们在你们安贞做了三次超声心动,第一次完全型,第二次过渡型,第三次部分型,有点常识的都知道,从这个角度看,孩子是在自我修复,我知道这个病重,不可能自愈,但是你们的心动图显示,是孩子在逐步好转,这没错吧?就这样,我们才做出叫她手术的决定,可最后,你们说孩子的心脏打开后很不好,还是完全型,我问为什么,你们说那是B超大夫说法上的问题,你们医院是全国的权威医院,我信你们,但偏偏你们就连个诊断的标准都没有吗?你们做检查就是各抒己见,你们大夫专家看病就是个子发挥吗?  3、管床大夫,主管大夫,主刀大夫,你们不查房吗?你们医院管理何在?  4、定的手术,怎么就随便推后,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后面第三台的人又做了?孩子体质不好,受了罪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退后做,你们知道不知道她才6个月,她可能会受不了这个折腾?  5、病人术前发烧,和你们随意更改手术时间有直接关系,说是输液可能引起发烧,那你们那个顾大夫,怎么就不来想想办法降温呢,她不会外科,不会手术,内科她也不会了吗?人性也没有了吗?吃闲饭不要紧,不要耽误病人行吗?孩子最后心衰,和发烧又怎能没有一点关系,不要怕,我不是讨债,孩子没了,你们能陪多少钱?你们才能挣多少?全国各地的人去求你们,你们知道,他们都是干什么的吗?他们就比你们低端,要受你们这么多气,还最后搭上孩子的命,他们为什么?就因为他们信任你们?  6、术后抢救,主刀大夫不在,你们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助手,病人的命,如草芥吗?病人最后突然心衰而死,原因是什么,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你们给我一个解释,你们知道最后都说不明原因,最后的劲用尽了,这叫屁说法。   7、刘迎龙教授,我说你误导我,就是你98%的成功率,你可以说我就是那2%的可怜虫,但是你尽力挽救这2%的人了吗?你只要尽力了,我不怪你,可我孩子到死,我都没和你讨论过方案,没有一个安静的时间,说说孩子的病,她死了,早上去问您的时候,您竟然都不知道这事,这时才想起问别人,怎么会这样,你可笑不呀?我们第二次检查时,当面问你,你看了B超是过度型,就说这样手术成功率要更高,我问你,你当时到底仔细看了孩子的报告单没?我们这次住院了,你术前又到底仔细看了报告单没,你现在说你们B超大夫标准不统一,当时你吃屎去啦?你说我们没找你好好看,你们就住院了,我该怎么找你?你给我这个机会了吗?你们的大夫要我住院,我说我不住吗?那我是看病来的还是FBI调查你们的话真假来的,我信你,你却不信你的弟子,出事了怪他们,你真的很可耻,龌龊的狗男人!我6个月求见了你3次,打电话不下10次,怎么就不能换出你个责任心呢?怎么就不能换出你个人样呢?钱是臭的,人心是暖的,你懂吗??? 你还敢说你没误导我吗?你个杀人的侩子手,肮脏的钱罐子!!我没见过一个主刀大夫,病人术后还没24小时,你就匆匆离去淘金的,你的职责到底是什么,你安静下来想想,你配吗?我知道你忙,但事关生死,你就抽不出一点时间吗?我每次付150元通话,总是能很快得到回复,钱真的这么重要吗?和你说话太难了,你要没这本事,就不要揽这么多人,这都是命呀,你难道只求数量,不管质量的吗?钱多少是个够?您这么不负责任,要损阳寿的你懂吗???我住进去,才了解你们的内幕,手术前名单上不画圈的,你是不做的,即使手术排了你,你也不做,不提前打点,就是叫你的助手们去练手了,天下的父母,为什么要养孩子给你们练手,我们太傻了,真的太傻了!!!  孩子走了,她安静的躺在7号停尸箱里,你们的7宗罪,你们下地狱为孩子解释吧!!!我会诅咒你们这帮混蛋,尤其是刘迎龙你这个丑陋的禽兽,天使的侩子手!!!

相关推荐